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驴推磨记(憨斋)

请蒙上我的眼睛,一圈,还一圈。。。

 
 
 

日志

 
 

独行记--那个摘黄花的男人  

2014-07-28 20:04:51|  分类: 山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山路瘦。
黄花处处,飘渺,婀娜。
他,沿途采摘。。。
独行记--那个摘黄花的男人 - 一介(醉葫芦) - 毛驴推磨记(憨斋)
 
 2
据说叫,葛条沟。
草葳蕤及腰。黑蚊子肆虐。蜘蛛网,如一道道温柔屏障。重重露水。沥沥汗水。滚滚汗珠子。
四十分钟,应走出此沟底,走上山垭。
我不该左切,试图寻一新路。
走走,回回;回回,走走。三个多小时,我才跋涉攀登上垭口。

独行记--那个摘黄花的男人 - 一介(醉葫芦) - 毛驴推磨记(憨斋)
独行记--那个摘黄花的男人 - 一介(醉葫芦) - 毛驴推磨记(憨斋)
 
独行记--那个摘黄花的男人 - 一介(醉葫芦) - 毛驴推磨记(憨斋)
 3
就是在这沟里。
危险,是醒着,还是沉睡呢?
我一直记不起,我是为何突然仰身跌下的。上来一步,我欲给一朵花拍照。
突然仰了下去。下面,是石头。
没有反应,只有本能。
脖子上的相机,滑了一个弧度,正好被牵引着撞在胸前厚厚的相机包上。而我,身后的大背包,撞在了一块石头上,如此仰跌后我就势被掀翻,侧卧,右手本能支撑在石头间隙的泥土。
我,也正好跌落在石头们的间隙。
相机没摔着,腕表没摔着。我,没摔着。
我笑了。
不可思议。一度,我一闪念,放弃回去吧。
不。继续攀爬。
独行记--那个摘黄花的男人 - 一介(醉葫芦) - 毛驴推磨记(憨斋)
 
独行记--那个摘黄花的男人 - 一介(醉葫芦) - 毛驴推磨记(憨斋)
 (当时,就是从右上方仰跌到这堆石头上的。嘿嘿。。。)
 4
山梁某处。
因为独行,所以,我带了一根钢勾,用来防身,也可以作为拐杖。可是,我丢在哪一段了呢?
回头,仔细找。
而,突然又发现,墨镜也不见了啊!
一摸额头,它在额上。于是拉下来,带上。继续找钩子。
恍惚中,又记起,墨镜不见了!着急!而它,刚刚被戴在了我的眼睛上。
独行记--那个摘黄花的男人 - 一介(醉葫芦) - 毛驴推磨记(憨斋)
 
5

独行记--那个摘黄花的男人 - 一介(醉葫芦) - 毛驴推磨记(憨斋)
 
此时,已经下午五时许。我正走在东山梁上。起风了。
扭头看见,北方山峰浓雾缠裹,翻滚。
东南方向的摩天岭,黑压压的乌云。
风,呼呼,潇潇,嗖嗖。从右后方,一阵阵压迫过来。放佛,有什么逼近,偶尔,我一趔趄让风通过。
我没有丝毫害怕。只是不再留恋黄花,加快了步伐。
我希望,大雨能在我到达亭子后再来,如此,我便从容拍摄雨帘。
然而,雨,终究没来。
独行记--那个摘黄花的男人 - 一介(醉葫芦) - 毛驴推磨记(憨斋)
 山梁东南。后边

独行记--那个摘黄花的男人 - 一介(醉葫芦) - 毛驴推磨记(憨斋)
 山梁北方,右翼。
独行记--那个摘黄花的男人 - 一介(醉葫芦) - 毛驴推磨记(憨斋)
6
岁月灌溉。
山事潇潇。
覌一盏花,看一帘翠。
独自。
独行记--那个摘黄花的男人 - 一介(醉葫芦) - 毛驴推磨记(憨斋)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