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驴推磨记(憨斋)

请蒙上我的眼睛,一圈,还一圈。。。

 
 
 

日志

 
 

引用 一介和寒文   

2013-05-28 19:56: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介和寒文 - 暮秋 - 俗世的幸福。

 【画外音:这两人要动起手来,是不是也挺有的比的?】




因曾有的毛豆文字,今看的梅子文字。突然动了写这两男的心思。

要说提名过的男子,以前就带过一下逍遥子清,不过这哥们近几年来不知道晃悠到哪了。圈子不太见,博客不更新。亦难得露脸。我称之为神龙摆首不见尾。

对友,我习惯淡然。该去的就去,该来的也来。该留的自然会留。念不念得起,都是随意。昨看《新闻深呼吸》,舒口水提到北京一带因雾霭天气空气净化器卖的奇好,突然想到了逍遥,不知道这哥们是不是也买了这玩意,每日是否出门戴着口罩。念着这事,便觉得他真是可怜,还不如我过的日子,看着闻着都还算是对的味道。

而一介和寒文,也算是网易里留给我深刻印象的两男。这人,不能比,那些性格鲜明的人总是有占尽先机的本领。但另一方面,我常觉得能否大程度地开放自己,是一种为人的诚意和勇气。这是难改的本性。




一介和寒文 - 暮秋 - 俗世的幸福。
 

【一介】http://siliangyuduanxiang.blog.163.com/

一介是镯子那进去的。就像我无意中去了友的家,结果好奇心重,东拐西拐,拐到她旁的另一家去了。不知其是南方还是北方人,但目前依然固执地认为一介哪怕博客里外相直露,踢拳耍猴时眼露凶光,却觉得他还是南方人的样子。

一介的诗好得出奇。这是第一印象。看诗看得那么多年,真叫写诗的他算第一个,其他大多是擦边球的,或者是磨豆腐的。形式主义居多,不灵活不灵光。那心整个不叫活着。但一介的心活着,于是诗歌也是活的。从无章法的样子,但行云流水,自然也就用不着章法。

其实和一介接触不多。也不太去看他的诗。偶尔去几次,就像逛菜园,看看他家菜园子近来菜种的怎么样。其博客女粉丝米粒一样多,前赴后继。我曾留言:不能多看一介的诗歌,看多了后果严重。。一介的才气霸道得满页面都是:书法、武术、诗歌,每日里还老陶式地拄着拐杖“种豆南山下”悠哉悠哉地过着他的日子,不过还好不是“草盛豆苗稀'的一种惨状,其生活里常有桃花盛开,梨花清白。

我至今不知道他究竟是避世高人,还是本为乡村野老。

一介留我印象最深的一诗是写一春儿的。忘记了诗名,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那诗融合了一个二十几岁男子的纯情和一个三四十岁男子的深重。他的诗里都是爱情,读者是不用去管一介诗中的那个对象是谁的。这样的人,情感来得真切也泛滥,任何一个美的名字,美的背影,美的念想,都可以成为他每日里美好臆想的对象。毛驴是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的,最好有把锁,能锁了这小世界,只留他自己和爱人最好。我这么猜。


2013年04月08日 - 一介(醉葫芦) - 毛驴推磨记(憨斋)

一介的书法时而看去笨拙,时而看去狂乱。

说”看去“两字,那是因为表面是如此,其实内中我自觉得有什么东西牵连,丝丝缕缕。倒也不凌乱,不中断。但有时写的字我也赏不来,自认眼光低劣,全凭直觉。

随意拎的这两幅是我觉得喜欢的。从我自己的内心里,他算大家。真正的大家,其字如人,最终都不学别人,取自自然、取自内心,随心所欲但自有其形、其气、其神。

不知说的对错,一介指正。

三件事 - 一介(醉葫芦) - 毛驴推磨记(憨斋)





【寒文】:http://hanwen1962.blog.163.com/

寒文其男,由谁家拐进去的忘记了。只能说我虽生于江南,却从小有当兵志愿,那年代不遂人愿也是正常。却因此对军人情有独钟,天生亲近。但网易也未必不曾见过军人开博,但惊鸿一瞥都不曾有过。初见寒文其博,是真的不曾想一个北方军人还能词赋。虽未必有一介的才气,但同样并不过分扣于形式,倒也洋洋洒洒自有其气。另一原因,则是寒文本身确实是军人气质逼人。


印象里北方人大多粗犷,同时性情率真,不似江南男性之细心体贴。寒文不似一介之脱俗,亦不似其内心细腻。他之情感乃是重情重义,如江河湖泊之流水,和一介之溪水桃花自多情又另当别论。

他是扎根于俗世中的那种,心有多难,亦常见对民生多事郁郁不安。若某一日江湖狼烟四起,怕是奋袖出臂的那个就是他了。若要找个古代词人比比,怕是辛弃疾之类。



一介和寒文 - 暮秋 - 俗世的幸福。
 

喜看寒文的诸多照片。

军营生活本是我极其向往而不能实现的过去,如今在其博客里能见,亦是心怀感辛。并不熟悉其生平家事,亦没有花过时间翻阅其所有日志,这个和看一介博一样,和我性格有关。习惯一切顺其自然,不喜刻意深入窥探。所遇时看过的几篇已经是刻入记忆,便是足够。日常想起,偶然闲逛。就像去看一个故人。有人在,有茶否,都是次要。日后时光或许淘汰忘记,也自然接受。但这生有过的几个印象深的人,怕是永不会忘记。

喜寒文博中见到的那些称呼,四哥五哥三姐二姐。并非血缘,亦同于血缘亲生。北方人之性情可见一斑。南方人太过含蓄内敛,此也是我不习惯之处。曾有一次在其关于户外 CS集训的日志后我厚颜无耻地喊过:下次老寒也带上我!要真带上了,我给寒文拎包递水都行。问题是,这辈子,能不能去得了黑龙江。戏言权当说着玩吧。但我若在北方,怕是要屁颠屁颠跟着老寒混江湖了。这是能肯定的。

写至此处,发现无法说清对他的印象。但每次见其照片,还是会感慨江南男人大部分该好好反省下自己,怎么不单外表生得那么个熊样。。还骨子里一点男人气都没有。


和一介、寒文均未深入交谈过,就目前为止,还是觉得未到时候,且等等。等自然熟。。





【累死我了。必须说明:花了我早上一小时和一个中午没午睡的时间才写好,一介和寒文别拿石头扔我啊。。。。。】



【高阳台】 .峥嵘岁月

                              寒文

峥嵘岁月,再领苍穹不为虚度光荫。

经年往事,点滴生平再寻。

沂蒙常山老区颂,泪两行,再拜母亲。

细观瞻,低咽声起,何人祭心

 

血流十里硝烟地,曾多少玉碎,谁念而今

儿女情怀,步步难离英魂。

如今才知有红嫂,好惭愧,北大荒人。

又归来,队伍如龙,虎啸狼吟



  评论这张
 
阅读(378)|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