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驴推磨记(憨斋)

请蒙上我的眼睛,一圈,还一圈。。。

 
 
 

日志

 
 

也给yanwu  

2012-09-21 00:15: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拼音打字,就是厌恶。yanwu,换个名字,重新做人?嘿嘿,玩笑,玩笑。

进入正文。

yanwu:

我承认,今儿午后我“恼羞成怒”了,虽然我不知道又怎么惹着你了。也许是在“青豆”那我对“黑玫瑰”的回复?此前看到黑玫瑰、青豆、唐伯虎们对你的讨伐,也时而言及我的名字,我就劝黑玫瑰得饶人处且饶人,并希望你收敛些和谐些“温善”些,也许我这“非分”的微弱的希望又刺激到你的敏感了?

盛怒之下,我本来打算以对不起大家、对不起博客、对不起自己的“以夷制夷”的方式,也就是以缺德、以病态变态、以无耻、以一头疯驴(公的)来直击讨伐你!奈何有这么多常往来和很少往来的博友好心规劝我,有的甚至电话我(这其中也不乏你的前博友现博友,我真希望你也能有这样的博友规劝你一下),还有,再就是毛豆的一些博友也让毛豆告诉我罢手,别跳进有你的泥潭,说掉价不值得等等,再就是,你虽可恨,但念及你作为女人的可怜之处,我心尚存一丝悲悯。

所以,我试图以一种冷静的态度,和你聊聊事件始末,并规劝你几句“废话”。

我已经不记得是在何时何处“遭遇”你的,我记得你曾在我博客留评过,我也恍惚记得,在毛豆之前的那个博客里,我和你有过一次一定程度的言语往来争执,那时,应该也是因为我讨厌你的“警察”做派和“圣女”形象。之后的这一两年来,我基本不再关注你,因为我偶尔一去你那,差不多就会看见你贬损别人标榜自己对博客说长道短的文字,而这些令我极其讨厌甚至作呕(作呕,你懂么?我现在已经肠痉挛胃出血,如果我死了,我就去找你复仇!。。。嘿嘿,别怕,别怕,阴魂一烟乱舞而已)。

我有时忍不住去你那看一眼,也只是因为去“检查'毛豆给你的跟帖而已。至于毛豆,你在前几日对我短消息的回复里,对毛豆用了“推崇”和“唯一欣赏”两个词,你是如何对待这个你推崇和欣赏的毛豆博友的,你自己知道。我在最初认识你时,便发觉了你不是一个常态(当然,以毛豆的智慧,可以理解成病态变态)的女人------后来的诸多生活和博客事实证实了这一点——-所以我曾几次劝毛豆离你远点,可是她总说不好意思,有时还替你狡辩几句。因此,你们俩的博文彼此大致都有评论,我也就老绕不开你那我后来一想起来就有点儿恶心的头像(I真是服了you 啊,有如此的杀伤力。哎吆,又胃疼了。你赔我胃!)。

我比较关注你,大约是在近期。可能是在你贬损你的另一个好友“抄袭”之后(我真希望博客全是抄袭的美文啊,那样我倒真喜欢到处走走看看了),再加之“青豆”对你不依不饶讨伐的功劳,让我发见了这么多人单独开博指名道姓讨伐你,甚至血淋淋辱骂你,竟把你的家人都搬了出来,所以我才关注你稍微多了点儿。

弱弱问你一句,他们或她们,为何这么恨你啊?只是因为他们都是你说的“小人”和“垃圾”?怎么这么多小人不骂别人只骂你呢?怎么连垃圾也骂你呢?如果他们是你说的“喷粪”,那么你呀打算在这粪池里呆多久啊,非要发酵吗?这些问题呀,真有点儿哥德巴赫猜想的味道呢,我粗略估计了下你的能耐,也只有你能破解。

可是,我又怎么“惹火烧身”的呢?

我和你老得差不多了,我并不确切记得或者到底是因为什么惹了你——我博文中的某一句话?若如此,你便太多情和敏感了。

哦,我想起来了。始作俑者大概是你的一篇博文《博客的暗象》(关于这篇博文,我溜过几眼,已经忘了写了些什么,依然令人作呕而已,你真有能耐,连暗象也挖掘了出来。),毛豆在跟帖时忍不住提醒了你几句,然后你迅速删除了跟帖,在心情里连珠炮——你排比的修辞没想到还不错呢——地攻击和诽谤被你推崇和唯一欣赏的女博友。我知道后,实在气愤不过,写下了《狗和一个女人》,你在回复我的消息里说,我这篇短文让我丢人了。是吗?那我就再丢一次人。另外和你厚着脸皮磋商,一个黑男人的脸面比一个女人更重要吗?

 

有一只狗,爱狂吠。
它看见人儿猫儿狗儿,甚至风儿经过,就狂吠不止,汪汪汪汪的,有时甚至上去撕咬几口,惹来无谓围观。 不狂吠时,它就到处寻寻觅觅,找耗子,而且经常把小鸡小鸭小猫甚至青蛙也当成耗子,试图能逮几只耗子,以慰狂吠快意。

 有一个女人,在自家门前贴满告示,并倚在门边,逢人便说:我不偷,不抢,我不搞婚外恋。。。

 

你真聪明,把此文看明白了。我还是再给你解释一下吧。

就比如你吧,到处搜罗所谓的“素材”,然后加上主观臆想,添油加醋,无中生有,像一堆烂注水肉一样,去贬损恶心你的博友,并且沾沾自喜扬言,只是写写的“乐趣”。质问你一句,你缺德不缺德啊?啊?!你意淫自己,也不用非要贬损别人啊!

而且,总是把自己满身贴满“圣女”的标签,标榜自己。你不嫌那些恶臭的胶水弄得你满身肮脏啊?

后来,你不得不又开始标榜自己的尖酸刻薄和“个性”。一个女人,这么尖酸刻薄个性,不是变态,麻烦你告诉我,是什么啊?

你自己看看你的《声明》,这不是茅厕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吗?这不一个完整的无赖和泼妇吗?你立刻让我想到了至贱无敌,死猪不怕开水烫。

你一再扬言,博客无所谓,挨骂无所谓,那么你整天泡在博客,你有所谓什么呢?难道果然仅仅是为了网易那可怜的-----你用了'不菲"一词——广告费?对你来说不菲?很不菲?(你在回复我的消息里,还是泄露了你这个目的。)

 

哦,有点儿脉络不清了。再回到脉络里来。

你在看到我的这篇疯狗和女人的短文后,还击我了一篇《男人的碎嘴》,这是我把你的博文唯一一篇完整仔细读完并有些印象的博文。下面,我凭记忆分析一下你的这篇博文。

 (未完,一定续。如实记录事件始末。)

你炮制的这摊注水肉-------如果真有点儿肉还真不错呢,简直就是破败棉絮被你注满了泔水冒充“鲜肉”,你就是这样伤害你的一个个好博友的——里面大致贬讽了我一下几点:

1 碎嘴。我到现在也没搞清楚,你说的碎嘴,到底何意。我基本不出门,这两年来,我就逮在驴厩里,除了毛豆,我不和任何人私下交流。那么,你说的碎嘴,就一定是我博文中极少出现评论别人和博客的语句了。如果这样我是碎嘴,那么你必然是碎嘴的n次方了------这个,我在消息里告诉过你。

另外,你说我只碎女人------我真不知道过往的女博,我碎过谁,抑或真的碎着你了?如果这样,你该多么荣幸啊!——不敢碎男人,怕男人甩我一脸金钱。好吧,我就碎一回男人:这博中,有哪一个男人值得我碎一下嘴?我真没发现。你就是这样捕风捉影、无中生有、添油加醋来完成你攻击伤害别人标榜自己的博文的。

2 穷酸。这个,倒是还真有点儿肉。是啊,我忒穷了,穷得喜欢赤脚“走路”------难怪有些博友说你关注我几年了,你竟然还记得我写过喜欢赤脚走路的博文,并用我喜欢走路的“素材”支持你笑话我穷的观点-----你就不会从我农夫的衣衫上做做文章?。真是感谢你的关心啊,居然挖掘到了我的脚丫子了。

还有写酸诗!我是酸诗人!yanwu啊,求求你,你可以认为我的短句酸,别这么抬举俺是诗人好不?另外,我想告诉你,我在写那些“酸诗”时,我心里流淌着舒缓的美丽和感动。你在写那些充斥着尖酸刻薄的文字时,你有过这感觉吗?

3 媚宠。yanwu啊,让我说你啥好啊?你宠过我?我和谁邀宠过,你告诉我好吗?你说我宠男,说我媚男,还真无所谓,我都觉得你是表扬我。然而你竟然把我那些引逗个别博友聊博博友和自己一笑的那些玩乐洋相快活的照片,作为我“媚”的证据。

yanwu,我敢告诉你,无论是现实还是网络中,我自觉自己还算是一个铮铮汉子铁血男儿!不过,我有时还真的很“妩媚”,遗憾的是你这辈子不会领略到了。

你好像还提到了耍猴、武夫、富家女什么的(你提到的这位富家女也就是我的至友的一件衣服的价格,恐怕抵得过你相册中所有衣服价格之和,没准儿还要多!你真是富有啊!),最后还不忘告诫别人以显摆抬高自己等等。

哦,对了,你好像还说到了心胸狭隘。yanwu啊,为了增加点击,为了打探隐私,为了挖掘素材,到处流窜,一俟看到不舒服的语句,你就对号入座,成了一只惊弓之鸟,赶紧跑回家闭门使老大劲造出(我就不用屙字了)一篇针对人家贬损侮辱人家的博文。你肚量真大啊,简直,简直。。。能滔滔不绝。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若真客观地善意地点评一下别人,以求共勉,也实属正常,甚或可嘉。可是令人作呕的是,你捕风捉影,挖掘“素材”------你好像经常提到这个词,你又有可写的素材了-------然后以你的尖酸刻薄贬低损伤甚至侮辱别人,更让人恶心不堪的是,你竟然无耻地标榜这样做着时的乐趣和快意!你不是变态,你到底是什么,啊?

 

yanwu 啊,诋毁侮辱别人时,你却标榜着快意“乐趣”,这,这,这。。。这到底算什么啊?!啊?!!

 

你这样一个为了“不菲”的广告费和上门追讨。。。(此处省略若干字)的女人,竟然一会儿笑话这个穷,一会儿又笑话那个穷。yanwu啊,你怎么好意思啊?你是怎样做到这样的啊?这次,I 忒服了you啊。我投降!

你到底,有没有一道微弱的道德底线啊?啊?你真是愁死我了。(愁死人,一样犯法!我以一个法律微通者----箱底有本司法资格证而已-----警告你!)

 

其实,你写的所有文字,都与我对不上号,我也没对号入座。只是你在满足自己意淫的快感的同时,你心中指向了我------这个你清楚,我也清楚。我不在乎你的文字,我在乎的是你的“指向”。

因为你在侮辱我的人格,而且侮辱我美好的情感和友谊。人间一些美好的情感,你从来没有,估计以后也够呛了。

我忍不住无耻地给你讲一个“硬气”女人的故事如下:

 她忒硬气了,忒有“自尊”了。前夫回头向他示弱示软,她不尿他。在傍的那个所谓款爷的有妇之夫弃她而去时,她追到人家里大闹着讨要生活和精神损失费。yanwu啊,咱不作她,好不好?

一个女人,这般“硬气”做甚呢?这般“自尊”又是为哪般啊?

即使你从前心中没有任何美好情感,现在培养也不晚啊。咱,还年轻啊!我还能赤脚走路,你还能破口大骂啊。看看我们多年轻!yanwu,拼却吃奶的劲,最后努力一把试试?人间是有大真大美的情感的!

 

在你送给我碎嘴男以后,毛豆气愤不过,写了《一点规劝而已》给你,其实,毛豆写得非常客观,想必也刺痛了你。

毛豆和我,从来不愿意也非常讨厌搅入任何是非。而且鉴于你的生活状态,毛豆和我都心生怜悯,所以很快就把这两篇针对你的博文私藏了起来。并且由于青豆在我这针对你的抨击,我拉黑了青豆。

而你呢?

你呢?

过了几天,我看你一直置顶碎嘴------我有点儿在意的也只是你的态度,我还是第一次通过短消息和你沟通了一下。你果然还是执迷不悟。

再后来,我看到青豆那,又出现了黑玫瑰和唐伯虎讨伐鞭笞你,为了避开纷扰,于是我干脆把博客设限了,即使毛豆叫我打开我也没有。

 

回到开头。

你可能看到了这条在青豆那的跟帖:
也给yanwu - 一介(醉葫芦) - 毛驴推磨记(憨斋)
09-19 22:40
一介(醉葫芦) 回复 黑玫瑰
啊。在外的老乡。问你好!至于那位博主的做法,也令我实在。。。实在是。。。嘿嘿。网络,也是一种真实,希望她能引以为戒,收敛一些,“温善”一些,尊重一些,和谐一些等等。至于我们,就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嘿嘿。黑玫瑰。

我博客设限着,这几天我哪儿也没去,我想是这条评论又刺激到你了。


然后,我就发现你又翻出从前的博文置顶了------我没看过内容,也不知道你那时是针对谁,但是一看题目就知道你这次是针对我。正如你言,我恼羞成怒了。我在消息里曾问过你,你执意要挑衅我么?

这是我曾给你的两条短消息(至于你的回复,太长,无非你博中的宣言,略了。)

清空收件箱
上一页 1... 2345678... 1057下一页
09-06 18:11
发送给 烟芜
烟舞,非常感谢你对我挖掘的这么深,居然挖掘到了我的脚丫子,写了这篇碎嘴男-----别不承认是抛给我的。如果我碎嘴,你便是碎嘴的n次方了,想过没?我不知道是我的哪句话,又刺激你了---关于虚拟骂人的?我不想与那些指名道姓骂你的人为伍,也不想再和你纠缠,所以,很快退了出来-------说真的,即使上次,开始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刺激了你-------后来想是我写博客的那篇文字可能。坦白说,你这里,我很少来,因为我非常讨厌你的这些所谓的尖酸刻薄的博文--------其实,我也极少出门溜达。一个女人,是 永远骂不过一个男人的。上次,毛豆和我,已经给了你面子,很快偃旗息鼓了,并撤下了有关的博文。这次,我再给你一次面子,烟舞。兹短消息你。再说一遍,生活已经不易,甚至焦头烂额-----难道不是么?请在虚拟里轻松些,尊重些。可否?另,如果再写什么挖苦贬低我时,请挖掘点深层的有些事实依据的,好么?什么宠男,媚男,猴男,穷酸男,太肤浅了。

 发送给 烟芜

看在你长篇大论的份上,提几个问题,供你思考或不思考。1 为什么连那些垃圾样的人,都骂你呢?而且骂得那么歹毒?2 为什么你这么愿意挨骂呢?只是为了可怜的广告费?3为什么一些和你聊些私密话的老朋友,都离开你了呢?4为什么就连你推崇欣赏的毛豆都忍无可忍了呢?毛豆优雅大气,从来不惹是生非。你很聪明,我也承认,她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因为你太过分了。

我丢了男人的脸面?男人的脸面比女人的脸面重要?

你不在乎网络骂你?骂了谁就谁,一阵风?你果然真是圣人或者无赖啊。

另,一个女人标榜尖酸刻薄,并自以为骄傲。不敢苟同。绝对不敢。

再另,网络有一种真实,甚至比现实更真实的反映一个人。

还另,如果这一切纷争只是为了广告收入。理解理解。

就此打住。

各自好自为之。

 

yanwu,你最近说,小人们勾结骂你,你哈哈哈笑着美好秋色,你不觉得心虚?你曾经的可以对她夸夸其谈你私生活的好朋友一个个被你伤害离开,甚至回头讨伐你,你很骄傲自豪?。。。。

yanwu啊,悬崖勒马吧------唉,这个词本来用给小日本的,只好将就着对你说了。别再把满身的疮痍当作带刺的鲜艳的红玫瑰了,并且当街比比划划,好吗?我以一个精通兽医的具有上岗证的名副其实的赤脚医生------这资格是毛豆赐给俺的-----规劝你!

唉。。。

唉!

我还想以我小学后的文学硕鼠,送你一首不酸的“诗”:

啊,你这个女人啊

啊,你这个女人。。。。

 

算了。算了。至此,我也泄气了。


 yanwu,我费时写下这篇长文,其实此刻心中有几分难过。也许你认为我“正中你下怀”,因此丢人,徒然给你挣“工分”,你因此是否“谢谢”我呢?你黑了我,我本来还是打算再先消息你一下的。我不黑你,你可以在我这里随便说话-----当然,你不会在别人那喷粪。我也不会再以任何方式去你那-------刚刚在复制消息时不小心点击了你的名字,真是厌恶。

无论你再写什么样的博文贬低和侮辱我,我不再做任何应对-------我估计我也不会看到。

文中有不太理性之语,估计你也不在乎-------你说过,博客对你都是一阵风。但愿。

再说一遍,你我皆好自为之。

 

博客是一个自我休闲娱乐的地方,或者是心灵的憩息地,自有另一种真实的存在。但愿大家,珍惜虚拟的网缘,彼此给予最基本的尊重。

还望过往博友,不要再火上浇油。

 

另外,文中涉及到青豆、黑玫瑰、唐伯虎,向你们致歉。

 

对不起某些博友。

对不起博客。

就此别过这一段一地鸡毛的是非,以一个男人的名义。

 

 

 

 

 

 

 

 

 


 

 

 

 

 

 

 

  评论这张
 
阅读(1924)|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